松径蒸云

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

【北宋仁神哲】梦境三十题

画风相当不稳定(。

最后有八道还没想好(…)想到再补上吧 除了我不记得出处的,别的梗在后面补上啦w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
1 坠落 
东面的夜空划过一道璀璨的弧线,邵雍垂了眼帘道:“想必哪位大人又要离世了罢。” 

富弼瞳孔一缩,脑里浮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。果不其然,第二天就听得了韩琦的讣告。 

仕宦而至将相,富贵而归故乡…这颗光耀了北宋几十年的星,终于在熙宁八年坠落。 

2 追逐或被追逐 

市廛间一个孩童如脱笼雏鸟般奔跑,在如织的人群里穿梭。 

苏辙摇摇头,正跑去追,却见他停了步看着自己,手里捧了一碗冰酪。

“阿同吃吗?”苏轼问着,带着一脸灿烂的笑。

3 杀人或者被杀 

“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,此等贪赃枉法之辈,岂得为好儿耶?”韩琦斜睨了一眼自己的副都总管,挥手下了命令。 

银光闪过,血雾喷溅。 

韩琦微眯了眼,抹了抹脸颊,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弥漫。 

踩着被染成暗红的地面,他冷冷看了一眼狄青写满惊愤的姣好面孔…而后定在了那刺眼的涅印上。 

5 鬼打墙

 一次次试图让这个庞大而贫弱的国家走出困境,却一次次的绕回了原地。

6 不存在于世上的美景 

欧阳修拉拉帽檐挡了挡炽热的阳光,一次次拉起竿,看着竹篓渐渐装满。夕阳染上了山岗时又优哉游哉的回来,将手头竹篓往屋里人手上一抛:“圣俞,我今天想吃鱼脍。” 

忽感受到老妻微凉的手抚上鬓角,他吃力的睁开眼,看着夫人眼角生出的皱纹——已经是熙宁年间了呢。 

7 世界末日 

屏风上添上一个个司马光的名字,横风急雨似的铺满了洁白的纱面。 

望见窗外翻起的鱼肚白,王安石手一松,笔“哐当”落了地上。 

8 虚幻的爱人 

王安石闲翻着手中书册,月光把那遒劲梅枝一一投在窗上。

一股带着寒凉的幽香萦绕鼻尖,他抬眼,却是一个姝丽女子。 

“妾乃此梅花月之妖,却不知相公所读何书?”

9 好像变了一个人的自己 

韩琦捧了诏书,手指轻触玉玺留下的鲜红印记,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华服盛装的女子。 

先帝的皇后,当今太后…不过一个软弱的妇道人家罢了。 

脑海里不知为什么浮现了几十年前,塞外风沙里一身戎装的自己。 

11 架空世界的生活 

醒来已是阳光灿烂,欧阳老师正踩着第一节课的下课铃下了车。 

好像是我的课诶…欧阳修挠挠头,扶了扶眼镜,却看到自己的副班主任蔡襄端着茶,优哉游哉的走进校门。 

迟到都这么优雅…等等章子厚你要不要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教室! 

12 破坏冲动 

文彦博来来回回念着几句扰民祸国的套话,不由一阵心烦。 

不过一面心照不宣的遮羞布而已… 

“更张法制,于士大夫诚多不悦,然于百姓何处不便?” 

看着皇帝年轻的面容,文彦博花白胡须下的嘴角挂了几分讥诮:“天子为与士大夫治天下,非与百姓治天下也。” 

13 无头尾的悲剧 

范仲淹递上请求出外的折子,默默的闭了眼。 

新政…就这样结束了? 

14 死后继续徘徊在世界上 

蔡相公府上,有一只黑猫。 

16 这是前世吧 

醒来的苏轼眨了眨眼,又心有余悸的摸了摸头顶。 

幸好还看得见。他不由松了一口气。 

19 梦中梦 

张商英有些恍惚的抬眼,眼前俨然是初见的章相公。 

一身道袍,衣袂飘飘的章惇乜斜着眼,却似隔了一层袅袅的雾气。 

真乃世间一奇男子。他嘴角含着笑意,沉在这模糊的梦里。 

20 独自一人 

赵祯立在楼阁之上,积雪还未化净,寒风吹得他裹紧了氅衣。 

冷冷清清的宫城外是彻夜不息的火光,几乎可以听见勾栏瓦巷的丝竹之音。 

扶着阑干,他迎着风,提着一盏孤零零的宫灯,眺望着这个繁华如斯的时代。 

22 死循环 

章惇坐在向岭南的马车上,一颠一簸中攥紧了拳:若哪日回朝,定要将司马光这村夫子掘坟鞭尸! 

23 大冒险 

“师鲁输了啊…”欧阳修拨弄着头顶的牡丹花,唇角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,“要不明天爬山带上胡饼炉吧。” 
“啊?”尹洙不由懵了一下。
 “没关系嘛,被骂就再自杀一次呗。”梅尧臣微笑着补刀。 

24 飞翔 

榆荚嫩叶的清香里,一只鸲鹆梳理着纤细的白羽,斑驳的阳光倾洒下来,点亮了一片阴翳。 

歪着小脑袋看了看愈发明亮的太阳,这雪白鸲鹆振翅飞去,蓝灰的天空留下一道小小的剪影… 

欧阳修猛的坐了起来。深吸一口气,却只有淡淡的芸香和牡丹香味。 

25 莫名的怀念感 

宋祁把玩着手头酒杯。眼前是如昼华灯,身畔是温香软玉…兄长那般俭素廉洁的作风他一向看不上眼:几十年寒窗苦读,不正是求这纵情声色,挥金如土日子? 

然而闭了眼,哥哥端着白粥齑菜把卷读书的模样却在眼前浮现。 

26 被禁锢 

“可与刺面,配远恶处。”想了想陕西的战事,赵顼不由一阵心烦。 

蔡确正要接旨,章惇就抬起了头:“如此,即不若杀之!” 

“何故?”“士可杀,不可辱。” 

赵顼被堵的说不出话,直直瞪着自个儿的门下侍郎:“快意事便做不得一件?” 

章惇毫不避忌的瞪了回去:“如此快意事,不做得也好。” 

27 自杀 

虫虱撕咬着腐烂的皮肉,一阵阵钝痛使得苏轼睁开了眼。深吸了一口腐臭潮湿的空气,隔着铁窗,看见黯淡的天光下几只乌鸦飞过。 

他不由攥紧了手中的青金丹。 

28 充满象征和预言般的意味\符号 

“宰相蔡确死于此室…”听着笼中鹦鹉低念出墙上的字句,蔡确不由一愣,泪水旋即溢满了眼眶。

 —————注释在这里————— 

1、八年,换节永兴军,再任,未拜而薨,年六十八。前一夕,大星陨于治所,枥马皆惊。帝发哀苑中,哭之恸。《宋史·韩琦传》

 仕宦而至将相,富贵而归故乡。此人情之所荣,而今昔之所同也。《相州昼锦堂记》

3、后青旧部曲焦用押兵过定州,青留用饮酒,而卒徒因诉请给不整,魏公命擒焦用,欲诛之。青闻而趋就客次救之。魏公不召,青出立于子阶之下,恳魏公曰:“焦用有军功,好儿。”魏公曰:“东华门外以状元唱出者乃好儿,此岂得为好儿耶!”立青而面诛之。青甚战灼,久之,或曰:“总管立久。”青乃敢退,盖惧并诛也。《默记》 

6、往时南馔未通,京师无有能斫鲙者,以为珍味。梅圣俞家有老婢独能为之,欧阳文忠公、刘原甫诸人每思食鲙,必提鱼往过圣俞。圣俞得鲙材必储以速诸人,故集中有《买鲫鱼八九尾,尚鲜活,永叔许相过,留以给膳》,又《葵仲谋遗鲫鱼十六尾,余忆在襄城时获此鱼,留以迟永叔》等数篇。《避暑录话》

7、元佑初,温公拜相,更易熙丰政事。荆公在钟山,亲旧恐伤其意,不敢告语。有举子自京师归,公问:“有何新事?”对曰:“近有指挥,不得看《字说》。”公曰:“法度可改,文字亦不得作乎?”是夜,闻公绕床行至逹旦,于屏上书“司马光”三字,凡数百,其胸次不平之气概可见也。《高斋漫录》

8、天台县桃源洞,千山万山,人烟断绝。其间古桃树,年深化为精魅,常迷人。王介甫夜坐,梅月照轩窗,读《易》。忽有一姝,容颜姝丽,见介甫,自言知《易》。遂相与谈论,实能发人所未发,介甫喜甚。间得报司马君实来访,介甫出迎,至轩,彼姝即隐身不出。及司马去,彼姝复来,怪而问之,对云:“妾乃此梅花月之妖,君实正人,妾不敢相见。”介甫爽然。《枣林杂俎》

12、彦博又言:「祖宗法制具在,不须更张以失人心。」上曰:「更张法制,于士大夫诚多不悦,然于百姓何所不便?」彦博曰:「为与士大夫治天下,非与百姓治天下也。」上曰:「士大夫岂尽以更张为非,亦自有以为当更张者。」安石曰:「法制具在,则财用宜足,中国宜强。今皆不然,未可谓之法制具在也。」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

14、蔡京尝具饭招仙姑,见大猫,指而问京曰:「识之否?此章惇也。」意以讽京,京大不乐。《续资治通鉴》 章惇将死,化为猫。《清波杂志》

16、先妣方孕时,梦一僧来托宿,记其颀然而眇一目。《梦迎五祖戒禅师》 

19、张天觉熙宁中为渝州南川宰。章子厚经制夔夷,狎侮州县吏,无人敢与共语。部使者念独张可亢之,檄至夔。子厚询人才,使者以告,即呼入同食,张著道士服,长揖就坐。子厚肆意大言,张随机折之,落落出其上,子厚大喜,延为上客。归而荐诸王介甫,遂得召用。政和六年,张在荆南,与子厚之子致平一帖云:“老夫行年七十有四,日阅佛书四五卷,早晚食米一升、面五两、肉八两,鱼、酒佐之,以此为常,亦不服暖药,唯以呼吸气昼夜合天度而已。数数梦见先相公,语论如平生,岂其人在天仙间,而老夫定中神游或遇之乎?嗟乎,安得奇男子如先相公者,一快吾胸中哉!”《容斋随笔》 

23、尹师鲁性高而褊,在洛中与欧、梅诸公同游嵩山,师鲁曰:“游山须是带得胡饼炉来,方是游山。”诸公咸谓:“游山贵真率,岂有此理!”诸公群起而攻之。师鲁知前言之谬,而不能胜诸公,遂引手扼吭,诸公争救之乃免。《默记》 

24、欧阳永叔自云:尝梦鸜鹆飞在树上,意甚恬怏,闻榆荚香特异。《嘉祐杂志》

25、宋庠在政府,上元夜在书院读周易,闻小宋点华灯拥歌妓醉饮。翼日谕所亲令诮让云:“相公寄语学士,闻昨夜烧灯夜宴,穷极奢侈,不知记得某年上元同在某州州学内吃虀饭时否?”学士笑曰:“却须寄语相公,不知某年吃虀饭是为甚底?”《钱氏私志》

26、神宗时以陕西用兵失利,内批出令斩一漕官。明日,宰相蔡确奏事,上曰:“昨日批出斩某人,今已行否?”确曰:“方欲奏知。”上曰:“此人何疑?”确曰:“祖宗以来,未尝杀士人,臣等不欲自陛下始。”上沉吟久之曰:“可与刺面配远恶处。”门下侍郎章惇曰:“如此即不若杀之。”上曰:“何故?”曰:“士可杀不可辱。”上声色俱厉曰:“快意事更做不得一件!”惇曰:“如此快意,不做得也好。”《说郛》

 

27、由是至京师,下御史狱。李定、舒亶、何王臣杂治之,侵之甚急,欲加以指斥之罪。子瞻忧在必死,掌服青金丹,即收其余窖之土中,以备一旦当死,则并服以自杀。《孔氏谈苑》

28、欧阳大春,湖南人,元祐初为广东幕官。尝梦入一僧舍,稍新洁,有大榜大题其西室曰:“宰相蔡确死于此室。”既寤,不晓其旨。时持正尚在相位。未几,闻外补,而大春以漕檄权知新州。一日,入僧舍,宛然梦中所见。又有西室,亦如梦也。方叹息与同官言之。未几,持正责新州。州无它僧寺,竟居于此寺,而所卒之地,悉如前梦。又何异也!《默记》

 鹦鹉声犹在,琵琶事已非。堪伤江汉水,同去不同归。(蔡确绝命诗)

评论(14)
热度(69)

© 松径蒸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