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径蒸云

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

是一个置顶!

咸鱼这么久,还是放个置顶好了。
这里是松径蒸云,随便怎么叫都可以啦,蒸蛋也可以的!
先预警一下,坑品惊人,无比咸鱼,挖坑多年,除了短篇都没填上(。
基本cp都是杂食,差不多是什么都吃啦,虽然还是老是在北极圈结冰…

混宋圈很久啦,欧阳修中心,我永远喜欢这个傻孩子XD 主仁宗一朝,偏好洛阳组,小笔记爱好者!(无数坑在主页风化,说不定哪天会撒撒土…

hp圈原著向,偏好罗哈犬鹿,我喜欢波特一家~悄悄给我们罗哈罗群打广告:612766313

也是个aph厨,p社四萌爱好者,主欧洲各国,铁杆英厨,西领+南伊领,什么都吃欢迎安利,长期沉迷英家历史…如果有史向相关的同好欢迎来加这个群啦:827071911

悄悄挂个qq:1253174767...

居然就这样八月一号了!
永叔生日快乐啊w摆上羊羔酒庆祝!
想想进坑也几年了,至今没明白当初我是怎么成的永叔厨,可能欧阳小鸟可爱吧x
其实有写永叔生贺,不过现在才想起来肯定来不及了…总之先庆祝第1011个生日啦,写文什么的过了再说XDD

hp短打(犬哈亲情向)

格里莫广场12号的顶楼有一个无人居住的房间。挂在墙上的金红色格兰芬多旗帜已经有一点褪色了,密密麻麻的招贴画边角都打着卷,枝形吊灯上烛火摇曳,打在Harry的眼镜上,镜面上一片白光。
他觉得眼睛被光照的有些酸涩,低下头,小心地从驴皮口袋里掏出一个长长的玻璃碎片,在火焰下熠熠闪烁。
Harry觉得自己似乎看花了眼:一只明亮的灰眼睛满是笑意地盯着他,似乎还能看到几缕的黑发。他眨眨眼睛,小心翻转着碎片:“Sirius……”
那景象又消失了,镜中只有身后印着摩托车的招贴画。转过身,一张照片上四个男孩笑的格外灿烂。那个英俊的男孩捋了捋柔软的长发,微笑着看着Harry,手搭在一旁正嘻嘻哈哈的友人的肩膀上,快活地眨...

【洛阳组、苏王】无奈十题(9,10)

一年前的写的,拿来混更…本来想着写完十题发的,然而一年过去了还是就两条,放弃(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9.白首相逢
江宁渡口的空气是潮湿的,隐约有鸟雀吱啾,江声轰然于耳,却又带着异样的宁静。锅中澄亮的酒液不紧不慢地吐着泡,苏轼搓搓手,热腾腾的蒸汽沾湿了灰白的鬓角。
不远处的荒芜小山坡的有模糊的黑灰色小点移动着,似乎正走过来,又像是在漫无目的地闲逛。苏轼眯着眼细细瞧了瞧,有些忍俊不禁:那小点已经近到了可以认清那一人一驴的地步,斗笠下白发苍苍的老头子紧盯着不断晃动的书页,偶然看见越走越歪的路,拨弄几下那老瘦的驴子,视线又回到那被抖的乱颤的书上。和以前那个倔老头一模一样,苏轼在心里默默说道,仿佛都...

【HP阅读体】梦中的预言(6)

震惊挤满了这林荫下小小的一角。众人不知是发愣还是沉思,最终只在簌簌风声间留下几声叹息。
哈利的脸颊上已经不那么滚烫了。他有些怅惘地想坐下,却听见一阵树叶窸窣,面前突然迎来一个温暖的怀抱:火红的长发卷进脖间,一只柔软的手抚摸着他的头发——是莉莉。
哈利觉得自己的心脏似乎停了一瞬。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抱紧了妈妈的背脊,暖意熏的他的脑袋有点迷糊。这让他想起了韦斯莱夫人的怀抱……不过这是不同的。他默默把脑袋埋进了妈妈的肩窝里,头发扎在脸上有些发痒,耳边响起了有些颤抖的呢喃:“别担心……哈利,这还没发生呢,是不是?”
哈利沉默地点头,用力眨着眼睛,小心让泪水不流出来。
似乎有一个世纪这么久,又好像只是转瞬即逝。莉莉...

第一次发画,糊了个哈利和他亲爱的猫头鹰w
草稿意识流,做着作业就画完了哈哈x本来是罗哈的,然而数学草稿打画上了只有裁掉了(

有机会补个小罗尼嗯。

【HP阅读体】梦中的预言(5)

【一个棕色小瓶从包里跳了出来,他一把抓住,急忙跑回赫敏和罗恩身边。罗恩双眼半睁半闭,上下眼睑只露出一点眼白。
“他晕过去了。”赫敏也面色苍白,她已不再像马法尔达、尽管头发还有几处发灰,“帮我打开,哈利,我的手在抖。”】
哈利抬了抬头,注意到赫敏的脸极不自然地红了一下,她甩甩头发,又开始刷刷刷地写着什么了。
【哈利揪下小瓶上的塞子,赫敏接过瓶子,在流血的伤口上倒了三滴药液。绿烟滚滚升起,当它散去之后,哈利看到血已经止住,伤口看上去好像已经长了几天,刚才暴露的血肉上面覆盖了一层新皮。
“哇。”哈利说。
“我只敢做这么多,”赫敏颤抖着说,“有些魔咒可以让他完全恢复,但我不敢用,怕做错了,造成更大的伤害……他已...

【罗哈】where are you(01~02)

01
暴雨如注。
哈利僵硬地翻了个身:那雨滴太多、太沉、太猛,漆黑的帐篷顶似乎都要被压垮了。
他攥紧湿得能拧出水来的棉被,呼吸不畅地转着眼睛。黑暗,潮湿,冰冷,仿佛帐篷里飘进了摄魂怪的冷雾——
啪嗒、啪嗒、啪嗒。
还好,只是雨。他的手指缠绕着挂坠盒的金链,凉丝丝的金属陷在指节里,手指微微发痛。他的眼睛刻意避开了下铺空荡荡的床铺,似乎这样能掩饰自己的惶恐不安。可是他似乎闭上眼都能描摹出那张空床——被褥凌乱,和自己冻的发麻的手指一样凉。
啪嗒、啪嗒。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停下了,是落叶被雨水冲走了吗……哈利望着虚空,终于意识到那是赫敏逐渐停下的啜泣。
罗恩离开是对的。自己什么都不知道。他唯一的错在没有让赫敏一起离...

【HP阅读体】梦中的预言(4)

“怎么了?”
赫敏眉毛皱得紧紧的:【哈利首先想到的是禁林,有一瞬间,虽然知道他们三人出现在霍格沃茨是多么愚蠢,多么危险——】
“为什么……霍格沃茨是最安全的。”哈利不禁想起对角巷海格的话了。虽然他仍为邓不利多的隐瞒而郁闷,不过有他在的地方总是最安全的……他怎么忘了二年级?说不定邓不利多又被他们赶出了学校……连邓不利多都无法阻止伏地魔了……之前听到逃亡的时候他就该想到的。
大家都心不在焉地点着头,等着赫敏继续。没人注意到德拉科马尔福僵硬的表情。
【但想到从树林间偷偷溜进海格的小屋,他的心仍然兴奋得怦怦跳起来。这时罗恩低低地呻吟了一声,哈利向他爬过去,很快发现这里不是禁林:树木看上去年轻一些,间距较大,地...

【HP】【犬鹿/罗哈无差】同居三十题

七夕贺文,傻白甜,有的顺着题目带点玻璃渣XD以及题目有删减。
友情向,有些是铁三角,亲世代相关和无cp…(一点同居的影子都没见到x

1、相拥入眠
陋居罗恩的小房间今天格外热闹。楼顶哐啷哐啷的食尸鬼愉快地伴奏着,太阳斑斑点点地打在橙黄的房间里。
“哈利,你的脚压着我啦!”
哈利一边挪一边哼哼着:“以前不都是你睡姿不好吗?早上醒来脸正朝着你的脚……”

2、一同外出购物
对角巷在战后飞快地兴盛起来,满橱窗的飞天扫帚、吱吱乱叫的猫头鹰、大摞大摞的坩埚……韦斯莱魔法把戏坊仍是那么热闹,五光十色的橱窗前围着一群小巫师,不时为几个灿烂的烟火而欢呼雀跃。
哈利微笑着,不知怎么想起了多年前被魔法部通告淹没的门面间那个耀眼的小店...

© 松径蒸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