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径蒸云

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

秋风起(1)

车灯直打进山间潮湿阴冷的清晨,浓重的雾气晕开几圈朦朦胧胧的光雾,在一片黑暗中孤独地发着光。山路弯弯拐拐的,土块碎石不断颠簸着这辆老旧的面包车。
“诶你听鸡叫!”欧阳修兴奋地抓着尹洙,“听着不少……开了几个小时了,会不会是快到了啊。”
“应该是不远了,还有十多分钟吧,”前座的司机甩了一个大弯,初露的晨光勾勒出他满脸的胡茬子,“倒是谢谢你们叽叽喳喳聊了一路,我一点瞌睡没打……第一次遇到来支教这么精神的。”
车里一阵尴尬的嘿嘿笑。富弼终于从亮得 刺眼的屏幕里挪开了视线,恋恋不舍地关上了不断咻咻咻的手机:“小晏要去上课了……她祝我们一路顺风,有时间会来看我们的。”
前座的薛琰回过头:“我还挺想她的……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看见,上次说要一起买书也还没去。”接着又带着笑意低声嘀咕一句,“之前来送我们的时候净瞅着彦国,我都还没和她说几句话呢。”
欧阳修斜眼看着红着脸直咳嗽的富弼:“小薛啊你可别这样说,人家彦国还觉得你碍着他和小晏谈情说爱咯。”
“喂你们两个消停些,”汽车猛地一抖,尹洙紧紧抓着扶手,“你们看前头……”
一个黑瘦黑瘦的少年,戴着草帽,手上拿着长长的竹竿,一群鸭子摇摇摆摆地走在马路上,有一只似是被冲撞了抖着羽毛蹦起来,羽绒的味道几乎漫进了车里。
待鸭群走远,车子又慢慢往前晃悠。司机扭着方向盘感叹:“你们运气好啊,还没被讹诈……”
逐渐明朗的天光下也多了些许人气,野狗隐匿在草丛中狂吠,隐约有黑瓦红砖从绿林中露出来。路边的田野似是藏了几个人影,稻田在晨雾中摇曳,绿色掺杂着几丝明亮的金黄。玉米到了丰收的季节,长长的苞谷须子从绿油油的玉米叶里伸出来,有些玉米地剩了短短一片干的发黄玉米杆子,几个孩子正跟着长辈埋头收割。
“到了!”车子猛地一震,几个趴在车窗上的家伙都被抖得不轻。
蹦下车,水泥地的篮球场后面是一片瓦房,看着倒不至于想象中那样屋庐倒坏,就是普普通通的、有些破旧;房里陆陆续续出来几个老师,领头的年纪看上去很大了,眉毛胡子又长又白,看着与这小山村格格不入:“你们是来支教的大学生吧?我是这里的校长钱惟演。今个是周末,不过学校包食宿,大半老师都在这里了。”
排进了宿舍,与三个男生同舍的是个红脸庞,身量在瘦瘦小小的村民里显得鹤立鸡群。“听刚才说你是梅圣俞吧?”欧阳修一边放着行李一边说。
“嗯,欧阳永叔你好啊,”梅尧臣见他踮着脚塞了半天,伸手帮他放进了柜子,“刚才你们同行的那姑娘,好像叫小薛吧,分了房间谁都不认识,那表情简直生无可恋……”
“哈哈心疼小薛,不过她可能来事了不用担心她,”欧阳修自来熟地拍拍他的肩膀,“好啦以后我们同舍好好玩!”
“好嘞!”梅尧臣翻出一壶酒,又递来一盆煮玉米,“来,一起喝酒,慢慢备课去,这群孩子可皮了,明天上台可别怂啊!”
酒香四溢,欧阳修笑嘻嘻地看他一眼,抱着玉米啃一口。
“靠,好烫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原谅我神奇的脑洞…
乡村支教au,目测bg戏份挺多的(。

评论(5)
热度(15)

© 松径蒸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