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径蒸云

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

榆荚(1)

有猫病的灵异向……放飞自我。看见隔壁折柳的狗血控制不住记几的手x
江西小狐狸的flag,充满了对介溪的恶意x
———————
泷冈的哭声渐渐弱了,墓地旁几星灯火,在黑暗里意外的明亮。

年纪尚幼的欧阳修跪在父亲的墓前,红肿的眼睛眯瞪着,烛光下满脸的水光。欧阳晔喉咙有些哽,他蹲下身扶了自家侄子,朝郑南道:“先让九哥去歇息吧,小孩子不比咱们……”

郑南两眼已是哭成了核桃,朦胧看见瘦瘦小小的儿子,不由心头一软:“先让九哥去睡吧,叔父你们也是,这么晚了都累了……”

“……我要陪着兄长。嫂夫人也去歇会儿吧,也照顾照顾九哥,”欧阳晔的声音低了下来,“我好歹睡了会儿,嫂夫人你都撑了几天了……”

郑南摇摇头,声音有些干涩:“不必了,让嬷嬷抱他过去就是。”

正迷糊着的欧阳修忽被抱起来,顿时一个激灵:“……嗯,谢谢叔父……”模糊间叔父似是摸了摸他的头,而后便在嬷嬷的臂弯里睡着了。

屋里的几点光很快便熄灭了,只留下坟前缓缓流淌的烛泪。

——风起了。

“阿嚏……”似乎是刚睡下,又好似已经过了好几个时辰了,欧阳修忽被几撮细绒呛醒。睁眼却是一只狐狸,在深夜里白的发亮。还没来得及叫出声,这狐狸却又幻化了一个袅袅婷婷的女子来。

“你家大人都睡熟啦,醒不来的,”这小狐狸拢了拢毛绒绒的耳朵,“你也是怪可怜的,才做了人就遭了这等事故。”

“……什么意思?”欧阳修挠了挠头,“还有,小娘子你到底是……”

“本想等你大些了告诉你,现在看着你也要搬走了就先和你说了吧,”狐狸抚摸着他的头,一脸长辈般的温柔,“其实以前啊,你也是我们林子里的小鸲鹆……”

“……?”欧阳修的脸顿时僵了。

“后来你想不开,用灵珠变了个肉身就玩去了,真是浪费……”

“灵珠是什么啊?”欧阳修很快接受了自己是个叽叽喳喳学人说话的小白鸟,瞪着两个黑溜溜的瞳仁问道。

“……我解释不清楚,大概……就和你的三魂七魄差不多吧,”狐狸苦恼地拽了拽头发,“听说对人们很有用呐,好像有穷书生被相好的小妖精喂了便得了个进士出身……”

“诶你会不会以后……”欧阳修笑嘻嘻地看着小狐狸摇摇摆摆的尾巴。

“我才没这么蠢,多过活两年才是正经。”狐狸扁着嘴摇摇头,“想想你怎么就走了呢,现在我都没人可以逗着玩了……”

评论
热度(12)

© 松径蒸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