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径蒸云

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

【纳威相关】第一百零一张糖纸(2)

纳威紧紧抓着他的蟾蜍,激动得指节发白。他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了。他又来来回回看了几遍桌上的信纸,那是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,霍格沃茨的校徽就像在发着光似的。他又兴奋地笑出了声。那只蟾蜍终于不满地叫了一声,蹦出去追求自由了。
“莱福——”纳威又开始手忙脚乱地满屋子乱翻了。这只叫莱福的蟾蜍是纳威的伯父阿尔吉送给他的,他看见纳威的信的时候兴奋得几乎要跳起来,甚至来不及用壁炉,抓着纳威的手就带他幻影移形去了对角巷,把蟾蜍递给他的时候手都在颤抖;艾妮伯母激动地抹着眼泪,手里的蛋白蛋糕都被捏碎了,大声嚷嚷着“我还以为他是个哑炮”;奶奶的的声音自豪极了,“他可是弗兰克的儿子!”手里还翻出了一张老旧的信纸,看起来和自己的差不多,纳威猜那是他爸爸的。
“纳威,”奥古斯塔严厉的声音如同一道冰冻咒打中了手忙脚乱的孙子,随之而来的呱呱叫声平添了一丝喜感,“你的蟾蜍。”
纳威抹了一把袍子上的灰,小心翼翼地接过莱福,目光却全被奶奶手上的魔杖吸引去了:那不是奶奶的魔杖。奶奶的魔杖是松木的,坚硬、笔直。这个似乎更偏红一点,更柔韧——
“那是你爸爸的魔杖,”提到出色的父亲,奶奶的语气格外的柔和,“棕榈木的,杖芯是龙的神经。你去霍格沃茨的时候带上它。”
“可是……”纳威的声音低低的。他做梦都想拥有一根自己的魔杖。每一根魔杖都是独一无二的,只有属于自己的魔杖才能施出最好的魔法,在纯血世家长大的纳威再清楚不过了。
奥古斯塔又像往日那样,有些浑浊的眼珠子顺着尖鼻子扫视着纳威,莫名让他有种审视犯人的感觉:“怎么了?你爸爸非常优秀。他和你的母亲为了对抗食死徒献出了健康和理智,你不应该为他们感到羞耻!”
“我没有。”纳威的声音有些哑。我为他们骄傲,他在心里不断默念着,连奶奶什么时候离开都没有注意到。
他拿起父亲留下的魔杖。它看起来还光洁如新,似乎常常有人擦拭着。他想试试手,迷迷糊糊回想了半天,却想不起一个魔咒。
或许有一个:钻心剜骨。意识到这个,他觉得他的胃沉甸甸的,心脏好像被什么狠狠握住了,喘不过气来。他拿起桌上的相框,父母正互相倚靠着微笑,阳光很充足,每一根发丝都灿烂夺目。
他眨了眨眼睛,低声说道:“我大概只能去赫奇帕奇……你们会为我失望吗?”
相框里的两个格兰芬多温柔地笑着,对着他们唯一的儿子,那笑容比灿烂的阳光还要明亮。
相框后的盒子里露出了厚厚一摞五彩斑斓的玻璃纸,它们肆意舒展着身上的褶皱,发出微弱的吱呀声,就像正要展翅的蝴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一直挺理解纳威的,严厉的祖母,整天在优秀的父母的压力下长大,很容易生出自卑自厌的情绪,就像海莲娜那样。
不过他最后还是成长成了一个像父母那样勇敢的人。

评论(1)
热度(9)

© 松径蒸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