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径蒸云

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

【梅欧梅】年少颠狂时

洛阳,香山。
酒坛子在草堆里滚了几圈,碰了石块停在了凹凼里。酒气充斥在林木间,诗稿飞散,砚里的墨已经被掀翻了。
梅尧臣还半醒地倚着石喝酒,忽是肩头一重,手一抖,大半的酒泼了衫上。
“永叔……”梅尧臣环了他的肩膀,拍拍他的脸。苍白的脸色被酒染了红。
欧阳修的眼睫颤了颤。张先安静的脸出现在眼帘里。欧阳修一伸手就扯了他的冠帽。
“…永叔你就不能哪一天放过我的头发!”张先捂着稀疏的头顶,一眼嗔怪地盯着笑得前仰后合的欧阳修。“子野真是个秃翁哈哈……”冠也掉了草中,长发散在梅尧臣的脖颈间。
欧阳修醉眼迷蒙地捡起地上折来的牡丹花,往发间插下,又戴上了梅尧臣的髻里,“子野…你…反正插不住,就不给你啦。”
张先笑著扶额,梅尧臣也笑着摇摇头,“子野,别理他,喝了酒就在这儿张颠。”欧阳修也不生气,只是笑,嫣红的牡丹衬得脸上的笑格外灿烂。
梅尧臣忽然想起什么,拍拍他瘦得有些突兀的肩膀:“那你倒说说…我又是什么?”
“圣俞嘛…”欧阳修拿过他手里的酒杯,一饮尽了,闭著眼仰头对着日光,“圣俞诗写的这么好,当然是阆仙咯。”说完又一瘫,歪在梅尧臣的肩上,捻起一绺发丝,绕在手里把玩。
举头看看天,林木直指红日,烟尘似是销弭无形了。而那远山却还杳霭重重。
面如冠玉的杨子聪忽然跌跌撞撞地站起来,伸着手向上抓揽着。一手温热的光,握紧,又松开,踮了脚,好似要突破这尘世的羁绊往那长天。王复端着酒,斜倚着酒坛,满眼疏懒:“子聪?做什么呢?”
“几道…”杨子聪的俊脸笑得像个孩子似的,“我…能攀到这太阳呢。”
花瓣落了几点在酒盏间,琥珀色的酒液微微晃荡。谑闹的众人忽然静了,香山顶上只有泉水潺潺,拍石打枝,如雨洓洓。
灯花一炸。
房间骤的一暗。欧阳修回过神来,攥紧了手中尺素。扶了扶昏沉的大脑,盯着眼前被气息扰地摇晃不定的烛火。推开雕花朱户,夜幕里几道长痕伸展开来,树阙间的槁叶簌簌发响。
从伊水畔的分别算起,梅尧臣被调去河阳县已经一年了。
人生不一岁,参差遂如此。
回想前事,已若梦中。
都是年少颠狂啊。欧阳修呷一口酒,怆然落笔。
乃知一世中,少乐多悲患。

—————
不会分攻受(望天
洛阳那段太甜w

评论(12)
热度(26)
  1. 风亦令松径蒸云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松径蒸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