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径蒸云

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

【HP阅读体】梦中的预言(3)

我写的真快x这章写着写着就写歪了,没读几个字(…
他们说的诗句出自《伊斯兰的反叛》,吐槽自己真好玩x
【】内是原文。

【哈利睁开眼睛,看到一片炫目的金色和绿色。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知道自己似乎是躺在树枝和细树枝间。他艰难地吸气,肺像被压瘪了一样。他眨眨眼睛,意识到那耀眼的色彩是透过高高的树冠洒下的阳光。】
大家环顾四周的一片金绿,很快明白了之前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【一个东西在他脸旁抽动了一下,他用手撑地跪了起来,以为会看到某种凶狠的小动物,却原来是罗恩的脚。哈利环顾四周,发现他们和赫敏都躺在森林中的地面上,好像没有别人。】
“听上去很糟糕……”莉莉评论道,“没有成年巫师,状态也很差劲,甚至你们自己都还没搞清楚情况。”
“说不定是飞路网事故,”詹姆摸了摸哈利的头,“我们的小哈利要开始一场冒险了?”
小天狼星扮了个鬼脸:“尖头叉子,傻了吧?连着三起飞路网事故,你是要急死莫丽?”
哈利呆呆地看着自己的父亲。他记得海格说过他爸爸是男生学生会主席的;好吧,男学生会主席也不一定都是珀西这样的是不是?
“我想……他们大概在逃亡。我们,咳咳,还有魔法部都通缉了波特……”马尔福微弱的声音传来,“那个,如果书里时间和我一样的话。”
空气突然安静了。莉莉看了他一会儿,艰涩地开口:“我记得,你这时候还是十七岁吧?”
哈利、罗恩和赫敏低头回避着三个长辈担忧的眼神。这看上去可真像莫丽……我甚至还没做过这些事呢。
枯枝断裂的声音打破了沉默。一个精致的笔记本掉在了枯叶间,紧接着是一瓶墨水,里面还插着支羽毛笔。
哈利低头捡起了起来,抖了抖灰:“这是什么?”
众人摇了摇头。马尔福嗤笑一声:“大概万事通小姐就是对着一本圣人波特的闯祸记录也要记笔记的。”
哈利和罗恩愤怒地瞪着他。詹姆挑了挑眉毛:“我倒觉得这很值得记一记。”小天狼星和老友对视一眼,快活地说:“小鬼,既然纳西莎不在我是不是也可以好好管教管教我的堂侄啦?”
马尔福苍白的脸看上去更白了。他不自在地挪了挪,像是想要坐远点。
“别扯你们那家谱了,我伯母多瑞娅还是你姑婆哩……这么说你该怎么叫我来着?”詹姆揉了揉自己的头发,现在那头乱发就像在狂风中进行过一场魁地奇,“唔,管他呢,反正大你一辈。”
小天狼星撇撇嘴,一下子变成了大脚板,状若凶狠地把他扑在枯枝里。詹姆大声笑了一声,随即一只牡鹿耀武扬威地站了起来,晃了晃巨大的鹿角……“嘿,别闹了!“莉莉听上去挺生气的,不过弯弯的眼睛出卖了她。一狗一鹿讨好地蹭过来,大脚板摇着尾巴绕着圈,尖头叉子低下头来碰莉莉的手……
“啊叉子你那对该死的鹿角!”被误伤的大脚板愤愤不平地变回人形蹦起来,他的教子和两个好友都笑成了一团,就能缩到一边的马尔福都笑了起来。
“等等,这上面有字!”赫敏眼角扫过笔记本的扉页,看见一抹金光闪过。她忙捡起来。那是一行用金色墨水写就的斜体字,颜色浅淡,只是阳光照射时有着明晃晃的反光:未来属于你自己。(The future is thine own.)
赫敏皱着眉头:“我好像看到过……一首麻瓜诗歌?”
“哦我知道这个,”莉莉微笑起来,无视了马尔福的冷哼,“我摘抄过,雪莱的一首长诗……”
“嘿哈利,”罗恩凑到哈利耳边小声笑道,“你妈妈和赫敏可真是臭味相投。”
哈利赞同地点了点头。现在那两个女巫已经讨论完了诗歌内容了,又或者还没有;毕竟哈利已经基本听不懂她们的谈话了。
“写这个的一定没有看过全诗,”赫敏愤愤地说,“摘录和原诗一点关系都没有!断章取义……”
小天狼星的表情有些厌倦,他耸耸肩:“好啦,麻瓜诗歌嘛,是体恤一下没看过的。之前不是说这是本预言书吗,这个意义放在现在能用就行。”
“属于自己……可是他给了我们这本预言书,又给了这句话?”哈利灵光一闪:“如果我们读了预言,就可以避开未来的麻烦了是不是?”
众人很快回过味儿来,赫敏惊喜的目光让他有点脸红。“笔记……就是记重要的东西吧,可能马尔福终于说对了一次。”
他话里的主角正阴恻恻地看着他,他撇了撇嘴,不打算理他。他第一次这么期待接下来的内容。
赫敏心领神会地举起了石板:“【哈利首先想到的是禁林,有一瞬间】……等等?”

评论(1)
热度(18)

© 松径蒸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