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径蒸云

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

【纳威相关】第一百零一张糖纸(5)

祝纳威,不,隆巴顿教授生日快乐w


“看上去很难……心地善良,正直诚实,嗯,忠于朋友,不错……”纳威几乎被耳边传来的细微声响吓住了,他紧张得要命,戴上分院帽时差点摔了一跤。
他一字一句地听着,难得听到的赞扬让他有点欣喜。他回想着那首分院帽的歌——果然我会是一个赫奇帕奇的。
“……很有勇气,一点也不少。渴望证明自己……”纳威的本就砰砰直跳的心脏几乎要骤停:勇气吗……分院帽是不是看错了?他嘴里直发干,忙用力咽了咽口水:他不知道听过多少次“你一点也不像你爸爸了”。
他的父母是优秀的傲罗,是极有天赋的巫师,为抵抗食死徒牺牲了神智与健康;他一直是那个最愚钝的孩子,记性不好、胆小懦弱,连魔法能力都近乎于无。记得小自己一岁的堂弟让满屋的家具乱飞的时候,他却差点被推下码头淹死—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死里逃生就是了。
“赫奇帕奇会很适合你的,你会收获真心的朋友。“分院帽似乎看到了什么,顿了好一会儿,“不过格兰芬多的学生也同样乐于助人,他们会成为你坚实的后盾。”
分院帽低低的声音几乎消失了,它似乎在思考。纳威也是。当冷汗彻底漫湿了了他的后背时,他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我希望去格兰芬多。
“是吗?在赫奇帕奇无论怎样都会被宽容以待的,他们都充满善意。不过格兰芬多也不错,”分院帽字斟句酌,“嗯,你会更勇敢,更坚毅……”它的声音突然大了,“格兰芬多!”
纳威似乎要窒息了,但又像是长舒了一口气似的在鼓掌声中一路小跑向了那片金红色。
不对……在一片哄笑声中,纳威满脸通红地摘下了脏兮兮的分院帽。那个身着翠绿袍子的、一脸严肃的女巫无奈的笑了笑,接了过去。纳威莫名在里面看到了一丝鼓励的意思,他觉得自己似乎眼花了……不不不,我怎么忘了?他手一挥,不小心碰歪了桌上的餐具,似乎听到了几声嗤笑——不过他还算习惯:奶奶不是说“我有个老朋友要来教你们的变形术”吗!不过这位教授的性子看上去倒和自己的奶奶差不多,他漫无边际地想着,丝毫没有发现面前一脸笑容的一对火红头发双胞胎。
“小隆巴顿先生,一个哈斯托,你可是有史以来坐的最久的新生啦——”
“一定是分院帽在给你传授什么古老的恶咒!”
“你们两个才三年级,知道什么!而且纳威还没到五分钟——”另一个红头发瞪了他们一眼,胸前有一个闪闪发亮的字母“P”。众人都笑起来,纳威觉得自己的脸可算没那么红了。
格兰芬多的长桌又来了好些新生——那个帮自己找蟾蜍的姑娘,一个印度女孩,又一个红头发——还有大名鼎鼎的哈利波特!之前他还帮自己找蟾蜍呢,当时这位大难不死的男孩买了好多糖果。
等纳威吃完了手里的酒浸果酱布丁,一群新生正聊的热火朝天。那个红头发新生,罗恩韦斯莱正吃着一个果冻,比划着讲着自己的家庭:……“我是最小的男孩,不过还有个妹妹。我们一家子都是格兰芬多——明年金妮就要入学了。”
“哦,我家也都是格兰芬多的。”纳威咬了一口草莓,想到这个,心情莫名好了起来。
迪安托马斯的注意力从漂浮的蜡烛上转移过来:“哦,我是麻瓜出身的,其实我也很想知道我爸妈会分到哪个学院。”
浅茶色头发的西莫斐尼甘似乎对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:“我是一半一半……”
待到大家都吃饱喝足,昏昏欲睡,校长讲完了话,金色彩带扭动成的歌词在眼前放着微光。纳威想了想,捡了首很小的时候奶奶和艾妮伯母哄自己睡觉的曲子,低声唱着。随着耳边声音愈大,他也逐渐放开了嗓子:
“霍格沃茨,霍格沃茨,霍格沃茨,霍格沃茨,请教给我们知识不论我们是谢顶的老人还是跌伤膝盖的孩子,我们的头脑可以接纳一些有趣的事物……”
金色的彩带顺着嘹亮的歌声,调皮地颤了颤。

评论(1)
热度(12)

© 松径蒸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