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径蒸云

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

【洛阳组相关】微小说(永叔中心)

一个真·永叔生贺…虽然提前了这——么多天(。洛阳幕府欢乐多XD
all欧向,主尹欧和梅欧。
不知道是糖还是刀,大概是毒吧x


Adventure(冒险)
沿河而行,阳光被愈发繁密的树林大口大口地吞噬,黑暗里原本清冽的水声显得幽深可怖。
欧阳修开始后悔同意尹师鲁的探险计划了。

Angst(焦虑)
“君于仕宦,亦何异鲇鱼上竹竿邪?”
梅尧臣看了看一脸促狭的妻子,苦笑着灌下一口酒:“……实为善对。”

Crackfic(片段)
在洛水河畔的阳光下,有一瞬间,他们觉得自己会一辈子这样喝酒玩乐。

Crime(背德)
“不行君贶,我们是连襟,我们不行。”
“……欧阳永叔我是娶薛公家小娘子不是娶你!”

Crossover(混合同人)
韩愈敲开门时,看见了一个睡眼朦胧的小个子醉鬼。
“在下韩愈韩退之。”听到这句,这个醉鬼猛的拍上了门,差点打到他的鼻子。
正要离开时,门不知道是被打开了还是扯掉了,面前人衣衫整洁,笑容满面,声音发颤:“在下庐陵欧阳修,久仰先生大名。”

Death(死亡)
当发箧见此诗以入集时,谢希深、杨子聪已死。其后师鲁、几道、圣俞相继皆死。盖游嵩在天圣十年,是岁改元明道,余时年二十六,距今嘉八年盖三十一年矣。游嵩六人,独余在尔。

Episode Related(剧情透露)
“这《唐书》可算要修完了。”梅尧臣伸了个懒腰。
欧阳修翻动着梅尧臣自著的《唐载纪》,眼睛炯炯发亮:“想来奏上成书,以你的文才定是能谋一馆职的。”
此年正是嘉祐五年。

Fantasy(幻想)
杨愈伸出手,太阳好像就在眼前……于是他的手上烫出了血泡。

Fetish(恋物癖)
尹洙正在啃胡饼。
早餐的胡饼,行路的胡饼,筵席的胡饼……
“我们这次去嵩山带胡饼炉吗?”

First Time(第一次)
“圣俞我还是有点紧张。”欧阳修紧绷着脸。
“你已经看完了二十本春宫图和十几本花间词集,还翻遍了历史上所有相关记载,你还在怕什么?”梅尧臣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欧阳修翻了翻眼睛:“不,我在紧张师鲁知道了会嘲笑我多久。”

Fluff(轻松)
道路曲折,日头正高。
“我和几道要给大家带来一首《凉州令》。”杨愈清了清嗓子。王复点点头,会意地从行囊抽出了洞箫。
“永叔身长,可比君谟新髭。身纤恰似子野发,两眼……永叔你要懂得欣赏!”苍白的拳头下,歌声戛然而止,只听箫声断续呜咽,老马一声长嘶。
尹洙勾起了嘴角:“我可没见过君谟有那么短的胡子。”

Future Fic(未来)
少时,梦中自己意气风发,白马踏遍春风里;中年,梦里渔樵晚风,醉向老叟问耕耘。
而今须发皆白的欧阳修从那笑语晏晏的梦中苏醒,多希望这梦也如旧时一般,实现在不久的将来。

Horror(惊栗)
黑暗渐浓,欧阳修已经听不见尹洙他们的脚步声了。他跌跌撞撞地踩在河边黏糊糊的泥浆里,惊惧地看见一道悠悠白影。
那模糊的白色慢慢靠近了,烟雾般地浮动着……
“啊啊有鬼啊——”他膝盖一软,在与大地亲密接触前被一只手狠狠拽住了。
“明因大师,失礼了。”富弼强撑着微笑行礼。

Humor(幽默)
张先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头发被剃光了。
“这是谁干的!”他环视周围打闹的众人。
众人摊了摊手:“子野你怎么了?没看出有什么不同啊。”

Hurt/Comfort(伤害/慰藉)
欧阳修没事时总是喜欢给梅尧臣写信。看见回信的时候,一切的愤懑、不安、悲痛、忧愁都被抛到脑后了。
直到他五十四岁那年的夏天。

Kinky(变态/怪癖)
喝醉了的欧阳修总是抓着东西就开始题字,从墙壁到酒缸,从帽子到衣角。
今天遭殃的是梅尧臣的胸口。梅尧臣回敬了他。

Parody(仿效)
在欧阳修偷偷拆毁尹洙的胡饼炉的十五年后,他每天早上都要吃一个胡饼。

Poetry(诗歌/韵文)
昔逢诗老伊水头,青衫白马渡伊流。
翩然素旐归一舟,送子有泪流如沟。

Romance(浪漫)
梅尧臣含泪看着眼前的人,不着痕迹地捂着鼻子。
“永叔……就是山无棱,天地合,我也会和你一起吃完这条叫达头鱼的臭鱼的!”

Sci-Fi(科幻)
“这就是文曲星!”尹洙指着七个大球中的一个,脸上挂着不知从何而来的骄傲。
欧阳修假装自己看得见的样子:“你说我们要是撞坏这个球我朝的文人是不是要绝迹?”

Smut(情/色)
从各种角度来讲,尹洙的舌头都是最灵活的。他可是“卷舌藏戈矛”的男人。

Spiritual(心灵)
每一个看见故去友人的夜晚,欧阳修都坚定地相信着:他们从未离开。
因为他们永远都留在自己的心里。

Suspense(悬念)
是谁偷了永叔相好的金钗?

Time Travel(时空旅行)
“永叔原来你小时候牙还没这么龅……”
“没想到你也有过小圆脸好可爱!”
“别挥荻秆了我送你枝笔如何?”
欧阳修看着一群七嘴八舌的醉鬼,惊恐地喊出了声:“你们要不要和我一起玩沙子?”

Tragedy(悲剧)
庚子,夜饮君贶家。道滋饮妇家,不来。
辛丑,夜饮公期家。道滋饮妇家,不来。
于是当孙道滋终于抱着琴出现在东园亭上时,他被连人带琴揍了一顿。

Western(西部风格)
当欧阳修在吧台端起几大杯橡木啤酒时,身后传来“砰砰”一串枪响。
而后他看到朋友的尸体静静躺在堆满木屑的血泊中。

Gary Stu(大众情人(男性)
大众情人不应该是面如冠玉,风度翩翩的吗?
王复和杨愈看着一身脂粉,满袍墨点的欧阳修,忿忿不平地想着。

Mary Sue(大众情人(女性)
帘幕低垂,那女子眼波流转,取下金钗递向欧阳修:“郎君,奴奴我……”

AU(Alternate Universe,平行宇宙剧情)
颍水边,几个胡子都白了的老叟正钓着鱼。
“永叔,鱼都咬了好几次钩了,你是不是终于全瞎了?”尹洙醉醺醺地嚷嚷着抢走了鱼竿。

OOC(Out of Character, 角色个性偏差)
欧阳修通红着脸,支支吾吾地按住了梅尧臣的手。
“圣俞,别喝酒了,对身体不好。”

OFC(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, 原创女性角色)
看见当朝两位文坛巨擘联袂而来,被招来的歌伎露出了微笑:若能收获片纸只言也就值了。
然后她收获了几大篇《和圣俞》《再和圣俞》《和永叔》《再和永叔》……

OMC(Original Male Character, 原创男性角色)
钱府的花农疑惑的发现,每天早晨总有那么几丛花像经历了一整夜的暴风雨似的东倒西歪。
他决定找出真相。
于是半夜,他看见了一群在花丛中打滚的幕僚。

UST(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,未解决情欲)
“啊欧阳公原来你在这儿!”一个小厮“呲”地掀开了帘幕,“钱公等伊许久了……啊我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欧阳修嘴角一抽,反手将金钗藏在了枕下。

PWP(Plot, What Plot? 无剧情。在此狭义为”上/床”)
欧阳修抱着绣着字的琴囊,沉沉进入了梦乡。

评论(9)
热度(44)
  1. 江怀松径蒸云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松径蒸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