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径蒸云

欲吊文章太守,仍歌杨柳春风。

【纳威相关】第一百零一张糖纸(4)

纳威觉得自己大概是全年级第一个认全所有学生的人——虽然他很肯定自己也会是最后一个记全他们的。
他将所有的火车上的时间用在了敲响每一个隔间上,可惜一无所获。天哪这个莱福!要是真搞丢了,梅林知道奶奶会干什么。那对火车站擦肩而过的双胞胎安慰了一下他,并开始试图让他明白粪蛋远比癞蛤蟆更有趣;一个面色苍白,看着就让人不舒服的男孩和两个矮胖墩尖刻地嘲笑了他;最丢脸的是,在走进一个满是糖果香气的隔间里,他忍不住急的朝着那两个男孩大哭了起来。他擦了擦眼泪,敲了敲下一个隔间的门。“请问……”
“什么事?”他的话被一个又短又快的声音打断了。那个姑娘已经换上了霍格沃茨的长袍,正无意识地高昂着头,露出一对大门牙,棕色头发又多又蓬,严厉的样子和自己祖母相差无几。
“我、我……”纳威被瞪的不由犯起了结巴,“我的蟾蜍跑掉了。”
“我没有看到,”那个女孩环视了一圈,然后拽住了打算离开的纳威,“别忙,我去帮你找。其实找不到东西可以用飞来咒来解决,那可以召唤想要的东西,不过课本上还没教,那个似乎是四年级的内容。但我在家出于练习试了试一些简单的咒语,那些都挺管用的。对了,我叫赫敏·格兰杰,是今年的新生,你呢?”她连珠炮似的飞快地说完,并抓着纳威走向下一个隔间。
纳威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,不知道是因为赫敏远超常人的语速还是别的什么:“纳威,纳威·隆巴顿。我也是第一次来霍格沃茨。”然后赫敏拉着他又走了一遍车厢,尴尬地和各位同学又打了个照面。这次韦斯莱孪生兄弟和留着骇人长发绺的男孩玩蜘蛛的时候,赫敏义正严辞地训了他们一顿,并宣称到学校要告诉老师;那个有成堆的糖果的隔间里,赫敏表演了一个魔咒修好了黑头发男孩的眼镜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她看上去惹毛了那个高瘦高瘦的红头发;不过此行值得庆幸的是,那个金发的小白脸不知道带着那两个跟班去了哪儿,他可不想再听一遍“你的脑子还没有癞蛤蟆大”。
正当纳威和赫敏接近火车尽头的时候,身后的走道哐当哐当地乱响了一阵,几个人影飞奔而过,走道一阵震颤。赫敏猛一转头,飞扬的棕色长发险些打在纳威脸上。她皱着眉头,不满地说道:“纳威你自己找找,我去看看在走道上乱跑。哦对了,要到站了,记得换上校袍。”看见纳威愣愣地点了点头,就蹬蹬蹬地走远了。
“再过五分钟列车就要到达霍格沃茨了,请将你们的行李留在车上,我们会替你们送到学校去的。”满列车回荡着严肃的女声,纳威惊得快跳起来,感觉心脏快要蹦出来了,腿脚甚至有点发抖。隔间一个个打开,狭窄的走廊人头攒动,大概是太闷,他几乎要晕过去了。
人流涌动,各色的头发和一式的袍子凝成晃动的色块,纳威被人群推动着,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。迈进一片漆黑前有个粗粗的声音嚷嚷着,他还未听清,脚就踏进了一片滑溜溜里:“嘶——”他慌乱地跳着脚,努力在一片黑暗中捕捉着带路的巨大身影。
这大概是条泥巴小路,又窄又陡,似乎一迈步就要堕进无边的黑暗里。纳威抽着鼻子,好似刚才哭泣的余韵还未消退,低低地抽噎着。脖颈间传来一阵毛绒绒的刺痒,好像是赫敏低声说道:“别慌。”她的声音也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。
纳威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迈着步子,走上小船,似乎是离开了树林,星光灿烂,恍恍惚惚中看见夜色勾勒出尖锐的塔尖,巨大的城堡直冲云天,密密的窗口透出暖黄色的光,在漆黑的湖面上留下金黄的倒影。
小船摇晃着停下,他刚站稳就就看见那个大块头晃动着树干粗的手:“喂,你看看,这是你的蟾蜍吗?”
“感谢上帝!”纳威兴奋得就要跳起来,他接过莱福,站在漆黑的隧道前,抬头望着黑乎乎的天空。巍峨的城堡在好奇而迷茫的学子面前矗立着,他们试探着向前,一点点靠近这个古老又神秘的地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前几章都是照着原著划水2333

评论
热度(8)

© 松径蒸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